樂加音樂小說:城裡的月光 (3) : 城裡的月光

樂加音樂小說:城裡的月光 (3) : 城裡的月光

你回覆,這些都是我對你的教導,你寫累了,你要去打籃球流汗,和朋友去夜市喝啤酒吃碳烤三明治。我頹然擲筆,我領你走入寫作的花園,是因為你頂上華美的光逼視我,讓我心慌意亂。你的能量太強,瞬間即可引爆,現在的你只是等待時間把你馴成“長老“,讓人得以信服,因為你的容貌實在帥得太有稜角。

運動後回家,你心情大好,手機打來,你複印著我的行銷語言,精確應用在日常玩笑,一字不差,恰到好處,讓我無從招架。我迷戀著這樣的你,沒有人可以這樣把字還給我,對你而言,卻只是信手捻來的話語。你像星際大戰五歲就會開飛機的Anakin,你的原力逐漸成形,你也可能變成黑暗勢力的黑武士(Darth Vader)。

我們擁有著共同的煩惱:忙碌著工作,彼此的情人也得照顧。在時間的縫隙中喘息,我們才能連絡。有時我正寫著簡訊給你,你手機打來,我說,等我簡訊寄給你,我們再說話,你催促著笑笑說,你快寫快寫,我說,我的心臟已經很無力,我們不能太默契,這樣我會容易想念你。你一直笑一直笑猶豫著才掛斷。

你問我,寫字看字以外,我都在做些什麼?我說吹長笛、騎單車、看電影、聽音樂、找一條大馬路開快車。你不可置信,我把樂譜當成另一種文字來消化,卻開快車聽震耳欲聾的搖滾樂。你叫我少女OBS,因為我的年紀老到可以讓你喊阿姨,卻無法分辨好人壞人,吵著要你變魔術,講電話的聲音聽起來像高中生。

你說,下班後,你有吃不完的朋友飯,你喜歡流汗的運動,可以讓心安靜下來。你討厭你的同事太抱怨,你的老闆太壓榨,你最近在學咖啡,你說…,你突然停頓,你不說了。我寫mail給你,我們可不可以好好吃一餐飯?你寫來,等你把咖啡練好讓我評分,我們就可以吃飯。我知道你的超強執行力,我等著。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你跟我去一個海邊聽演唱會。第二日晨起,下大雨,我們仍然不死心跑到岸邊繼續飆演唱會。看到一半,你說你要趕回高雄,我說,好啊,我跟你一起搭火車回去。我們上了火車,只有一節車廂,像捷運,面對面的座位,寬敞些,座位已滿,車上的乘客說我們不能搭這班車。

因為不能站位。兩三個乘客相互低語,指指車窗,對我們尷尬的笑說:其實,也沒差。我跟你慌亂地看著車窗的反照,沒看見我們的人形,原來,我們兩個是鬼,所以,站著坐著都沒差。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記得這個夢,影像清晰,我還能記得你在夢裡的穿著:半短卡其褲白ㄒ恤、褐紅斜肩包、半高筒登山鞋、不短的腿毛。

我寫mail告訴你這個夢。你寫回,真有趣,朋友來家裡玩,你不寫了,改天可以請我喝你苦學的咖啡了。依約前往,你手忙腳亂煮著咖啡。溫度恰好的熱摩卡,入口豐潤,純品巧克力的香醇,是我熟悉的濃度。你催促著趕快喝,我看著咖啡上美麗的拉花,幸福滿溢,我好捨不得,我希望時間永遠停駐在這一刻。

你說,每回我去樂加,著魔般只喝熱摩卡,所以,你一定要學會熱摩卡。你繼續說著下班後學做咖啡的辛勞,你終於停頓,你說,你要到另一個城市去開咖啡館。我知道,總有一天你會跟我說這句話。我說,我們還是得坐下來好好吃餐飯啊!我們在河堤邊吃著飯,陰天,風刮的冷,我們在碼頭第一次一同抽著煙。

你不想散步,你看著船,我看著你的破牛仔褲,研究破洞的形成。抽完煙,你坐在摩托車上,我故意東弄西弄著單車,你說以後要記得鎖車,我苦笑著,你等我騎上了車,你說,那我走了喔,我說,再見。我不要讓你看見我離去,是我看著你遠離,我緩慢騎著車上了橋,我的眼淚一點一滴掉了下來。

許美靜:城裡的月光《Review 1996-1999 精選輯》

http://mymedia.yam.com/*/2689368

每顆心上某一個地方 總有個記憶揮不散

每個深夜某一個地方 總有著最深的思量

世間萬千的變幻 愛把有情的人分兩端

心若知道靈犀的方向 哪怕不能夠朝夕相伴

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 請溫暖他心房

看透了人間聚散 能不能多點快樂片段

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 請守護他身旁

若有一天能重逢 讓幸福撒滿整個夜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