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常的一天,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妳照例清晨起身,翻著兩頁書,讓自己緩慢甦醒,今天讀到的句子是:

 

我不要死後被珍藏
我不要音樂有意義
這一切一切都是我想做的事
要是能讓你感覺美好
那麼   還有什麼比這更值得的呢

 

妳昨晚為了等跟老闆開離職會,等得很晚,也聽了一整晚的歌,選歌送自己,從來不曾做過的事,聽了好多專輯,有些苦惱。

妳離開書房去前頭7-11買啤酒,朋友說金牌台啤不錯,妳本來只喝海尼根,妳看了冷飲櫃,不,今天就喝 VODKA LINE 檸檬,妳開始想換個口味。

繼續挑著歌,啊,SafeRide 安全上路來了,妳先寄了專輯裡最喜歡的 My Best Friend 給一頭老是在飢餓的羊、和一天到晚都在寫字常常寫到日夜交界不明的換日線。他們回覆:Damm ~Damn~可愛可愛!

妳從不單獨寄歌給朋友,幫樂加部落格配歌已經很傷神,日常生活裡,妳只是不停的聽歌,有時聽著歌,摔下階梯、在高級餐廳跌大跤,讓朋友們捏把冷汗經常像導盲犬一般,跟在身邊指引路況。

聽到被電到的歌,妳會無視旁人很狂的大笑,YES!這首歌就是要來配哪一文,妳的口袋裡還有很多貼文要寫,有的已定裝,例如:「抹茶拿鐵故事自動販賣機」;有的已拍照寫字,例如:馬里斯畫展花絮;或者,妳要寫「我想在樹上唱歌的樂加暑遊新生活」資料齊備,現場直播的「樂加留言本幸福手記」整理完畢……。

可是,現在要趕緊挑個歌送自己,還要寫貼文送自己,好難啊!口袋文就讓它乖乖躺在MAC硬碟裡,就安歇吧。

明天妳就要離開樂加,雖然決定倉促,不過,妳好早就提醒過老闆,讓他準備,現在只是稍稍提早了離開的時間點。

妳是怎地昏睡了,妳也不清楚,殘存的印象,停留在要開始車輪戰金曲獎得獎專輯,妳進入了沈睡的森林。

醒來,妳得到這些字,原來是珊妮專輯的封底文案,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你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懂得妳的心情,還是,原來大家的心事都差不多……。

 

簡單咖啡早食看完晨報,妳單車去市場採買一日食材,妳的身體容易招惹病毒容易發燒出疹,妳必須每日下廚謹慎吃食。

妳開始打開MAC上網收信寫信回信,順便在網路散步看看網路的樂加、看看網友的評論,這是每早的例行公事。妳繼續等著老闆的點召。

等待的同時,妳確定了,這首剛得到金曲獎最佳女歌手獎的主打歌,是今天要送自己的第一首歌。

http://mymedia.yam.com/*/2796773

妳從不拿專輯主打歌當配歌,妳怕別人說妳附庸風雅,而且,很多專輯墊檔歌非主流,卻比主打歌動人,妳極力要跟樂加朋友分享的,都不是市場的主流歌曲。

妳想,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妳選了一張得獎專輯的主打歌「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因為妳離開樂加,也是要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從明天七月一日開始,妳正式卸下樂加編輯的身份,離開這個全憑己力一手建置的樂加部落格。

 

我的確實踐了那個夢幻的自己對瘋狂自己的沈默約定
完成了一些很美   很好聽的歌

 

珊妮的字,寫進妳的心坎裡。妳也實踐了在樂加時時感性與理性糾葛下的承諾,妳一直是開心地寫著稿子貼著歌做著部落格瑣瑣碎碎的事,還有店內教育訓練講師,行銷活動規劃的工作。妳完成了一些事,階段性任務達成,店內生意很好,部落格流量穩定,妳已經可以放心離開,去做自己更想做的事。

 

你想要不變心的情人 還是永遠不老的青春
你想要更偉大更不朽 還是一個瞬間成永恆
你在期待命好使人廢 還是堅持厄運不服輸
回憶再珍貴都有極限 未來多完美並未可知
What if… what if… 誰都是自己問題的答案
What if… what if… 誰都是自己答案的問題
誰都有一輩子 好好想清楚

你想先得到一個祝福 還是先給予一個感謝
美麗再完美都有極限 思想多珍貴並未可知
What if… what if… 誰都是自己問題的答案
What if… what if… 誰都是自己答案的問題
誰都有一輩子 好好想清楚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那就是 對與錯的總合

 

老闆終於來了,妳跟老闆小聊約個時間交接,前兩日妳已經把長長的離職信寄給他看了。妳跟老闆最後確認,請他從明天開始接手管理部落格,妳不再處理任何留言回覆,妳會教導他介面的熟悉,或者,教導另一個編輯,這都是妳還能幫忙的地方。

好了,妳要安全上路了,Saferide這個藝名真是帥到不行啊,來自瑞典的她,總是輕輕唱著發狠的歌詞,這是妳最愛這個歌手的地方,妳選了「 If I Don’t Write This Song, Someone I Love Will Die」,光看歌名就讓人歡喜:「如果我不寫這首歌我愛的某人就會死」,對啊,就像妳自己老愛操煩,如果妳不寫樂加貼文、如果妳不配歌、如果妳不在網路巡視、如果妳不做行銷活動、如果妳不做教育訓練,樂加就會怎樣怎樣…,哈哈,結果歌詞跟歌名一點關係都沒有,妳覺得好讚啊,而且,歌詞裡那個有點神經質有點鬼靈精怪的女生好像你啊,妳邊聽邊跳舞學她拿著電吉他邊搖頭晃腦,真是輕鬆愉快。妳決定了,這是第二首要送自己的歌,安全上路安全上路,妳要安全上路了。

開完會,妳坐回書桌,開始寫樂加第74篇貼文,從97年3月開始到今天剛好16個月,妳想不出要怎麼寫,妳跟往常一樣,東玩西玩,翻翻書聽聽音樂跟朋友講個話騎個單車洗個衣服煮個飯,斷斷續續寫著字。

妳晚上八點要到店內款妳的家私,妳要跟朋友在樂加晚餐喝摩卡聊聊天,這一天,就是如常的一天,但是,多了一件事,妳跟大家正式說再見,這一天,98年6月30日,妳告別樂加。

 

by 編輯  Matilda Hope

Hello Saferide: If I Don’t Write This Song, Someone I Love Will Die

 

http://mymedia.yam.com/*/2796551

 

I check my bed for bugs and spiders
(though I don’t really believe they’re there)
I check my head, it’s getting tighter
I want to stop, but I don’t dare
I will not sleep until I’ve counted to 200 three times
I will not sleep until my pencils lie in a straight line

Goodnight, goodbye 晚安,再會
It’s late, and I’m too tired to cry 已經很晚了,而且我累到不想哭
Goodnight, goodbye 晚安,再會
Just let me close my weary eyes 就讓我閉上疲倦的雙眼

I pray to God twice in the evenings
And check the stove four times each day
I spin around the door to make sure that it’s locked
And wear these lucky socks until they fade away
The house might burn down
And it’s all my fault if that puddle doesn’t get me wet
If I get home before the rain, you’re mine
But I won’t bet

Goodnight, goodbye 晚安,再會
It’s late, and I’m too tired to cry 已經很晚了,而且我累到不想哭
Goodnight, goodbye 晚安,再會
Just let me close my weary eyes 就讓我閉上疲倦的雙眼

One day, I’ll be stepping
On cracks and close my eyes
But I’m too tired to argue with myself
I’ll just do this one more time

Goodnight, goodbye 晚安,再會
It’s late, and I’m too tired to cry 已經很晚了,而且我累到不想哭
Goodnight, goodbye 晚安,再會
Just let me close my weary eyes 就讓我閉上疲倦的雙眼

 

 

 

這是張懸在2009年高雄衛武營跨年演唱的版本,也很棒!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陳珊妮Cove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