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滑鼠,左手畫筆,風格複合的生活藝術家 吳怡蒨

 

吳怡蒨創作個展 ─ 摩登山水 ‧ 城市人

2011.1.1 ~ 2.28  樂加廚坊

右手滑鼠,左手畫筆,風格複合的生活藝術家 吳怡蒨


不過就是生活日常,我的訊息拼貼了你的故事,你的愛情拼貼了我的想像

也不過是天空微笑了陽光,海洋游盪了魚兒,花朵盛開了煙火

輿論時時迎新送舊,青春之舞歡樂了城市 ……

於是我想回家,逃離空降的污染指數

在每個星期一晚上,喝杯咖啡開始畫畫

某個下雨濕答答的半夜,心情虛弱的我,MSN寫著:「好需要聽溫柔的聲音喔~」她回:「我隨時都在妳身邊啦,可是,我的笑聲很恐龍 XDDD。」

現在,我想著,如何寫這個首展的新聞稿?苦惱著,要用那麼硬梆梆的字來介紹,她為什麼這樣熱愛拼貼嗎?

她的水彩畫那麼棒啊~

她會說,那是因為妳喜歡水彩啊。

問她為什麼那樣愛做拼貼?她在她家的餐桌邊畫著友人託付的畫作,「如果,我閉著眼睛都能畫出一顆垂涎欲滴的蘋果,那,創作,除了畫畫,還能玩些什麼呢?」

為什麼藝術家的餐桌是畫桌呢?還能聞到親手烘焙的蛋糕香。

念台師大美術系時,要做一份關於美術史 Cubism ( 立體主義) 好艱澀的翻譯報告。辛苦完成這個報告後,深深著迷立體派的真實解構思想。主張「真實」藝術的 Cubism,是十九世紀以來現代藝術運動重要的分水領,堪與義大利文藝復興運動相比擬,是拼貼(collage)理論的先驅, 畢卡索為箇中翹楚。

把三度空間平面化,邏輯拆解景象,立體主義才是最寫實的創作,並非隨興完成,她喜歡這種有脈絡可循又充滿迷幻的創作方式。

她開始玩影印機,她把身邊的印刷紙片,任意放大縮小變形剪裁拼貼。她的第一幅拼貼創作:「中秋節」作業,連老師都無法接受。

到紐約讀研究所的洗禮、大街小巷的藝廊美術館、百花鳴放隨處可見的拼貼展覽衝擊著她;實則,生活,不也就是一種典型的拼貼創作?人際網絡、城市風景、休閒育樂,無處不拼貼。

隨手可得的印刷品,是最貼近生活樣貌的材料,拼貼又能實際呈現生活百態。藝術,不該只是高高在上的字眼,貼近群眾生活,才是藝術創作的本質。因此,她決定以「拼貼」方式──最接近人群的取材,來跟大家分享她的藝術思考。

藝術家們大抵都是這樣開始他們的首部創作,翻開她的小學課本,用插畫來補強「背解釋」的記憶,她幫紙娃娃畫的衣服滿坑滿谷。

最近因為功力強大的臉書,小學同學聯繫上她,第一句話竟是:「你就是那個愛畫畫的小女生唷?」

從小學開始,她就是書法、美術比賽的常勝軍,她在升學班中載浮載沉。

高中時,好朋友教她畫水彩,畫著畫著,她陪好朋友一同去上水彩課;畫著畫著,她考上了台師大美術系。

她到紐約學 Computer Graphic ( 電腦繪圖),回台灣後,用滑鼠來畫圖工作。

始終,難以忘懷,手執畫筆在畫布上塗塗抹抹的快樂,有時,她也想變回當年在課本上畫著娃娃的小女生。

今春,她與吳家碩心理師出版了一冊繪本《公主為何徹夜未眠》,教大家如何不要依賴藥物,就能好好睡覺。

“ 依照古老傳統,英索米亞的公主將在熟睡後的20歲生日清晨,被命中注定王子的吻喚醒,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這是童話中永恆不變的定律。但是,20歲的生日即將到來,公主卻失眠了……

睡眠失控後,王子還會來嗎?幸福快樂的 Happy Ending,是否還有實現的可能? ”

她說,你不知道嗎?現在,連小學生都會失眠,唉~樣板的「城市生活症候群」。很多媽媽買這本書給小朋友看,好像,效果還不錯。她淺淺笑笑跟我說。

她正創作第二冊繪本,講「過敏」。她說,全台灣有1/3人長期在過敏中煎熬,她要用有趣的故事,來減輕大家過敏的痛苦。

她拋下在餐桌打字寫稿的我,轉身繼續烘焙她的常溫水果蛋糕,煮來咖啡,香香的。等會,我就能吃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首手嶌葵翻唱的〈Wouldn’t It Be Loverly〉,是1964年電影窈窕淑女 (My fair lady)插曲,怡蒨喜歡吃巧克力,喜愛烘焙(她說,那是紓壓最好的方式),這首歌好像她,又是淑女優雅又像鬼靈精的清甜可人。

http://vlog.xuite.net/_a/MzM0Mzg4Nw==&ar=0&as=0

手嶌葵:Wouldn’t It Be Loverly 《La Vie En Rose ~I Love Cinemas~》

All I want is a room somewhere

Far away from the cold night air

With one enormous chair,

Oh, wouldn’t it be loverly

Lots of choc’late for me to eat

Lots of coal makin’ lots of heat

Warm face, warm hands, warm feet,

Oh, wouldn’t it be loverly?

Oh, so loverly sittin’ absobloomin’lutely still!

I would never budge ’til Spring crept over

me windowsill

Someone’s head restin’ on my knee

Warm and tender as he can be,

Who takes good care of me

Oh, wouldn’t it be loverly

Loverly! Loverly! Loverly!

Oh, so loverly sittin’ absobloomin’lutely still!

I would never budge ’til Spring

crept over me windowsill

Someone’s head restin’ on my knee

Warm and tender as he can be,

Who takes good care of me

Oh, wouldn’t it be loverly

Loverly! Loverly! Loverly!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