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璧如攝影首展採訪:曾經,天色猶溫

楊璧如攝影首展 ─ 曾經和曾經 The Color of Time

2011.4.4 ~ 5.1 樂加廚坊

曾經,天色猶溫

她學會用相機跟自己對話;她想保留生活的痕跡,用相機與時光對話;在一次一次的旅行裡,經驗自然找上門,構築了她溫暖的攝影語言

年假期間,跟璧如約在台北碰面,專訪。她住中壢,我休假回台北。我們是不曾見過面的臉友。

準時來到台電大樓捷運站出口,疑惑著眼前腳蹬高跟鞋花枝招展的女生,正開口:「你是……」從旁冒出一顆小小頭,蹦笑著說,我是。

鬆了一口氣,長髮白淨戴著眼鏡溫溫含笑、背著雙肩後背包的她,一下子就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問她:「為什麼要遠從中壢來高雄首展呢?」

她說,這些年拍照,心境有些轉變,雖是業餘攝影,也開始希望能系統性完整概念,來發表作品傳達觀點。

十多年前是畢業於高雄的大學生,前陣子,公差到高雄開會,發現賣鹽酥雞燉湯的阿婆還在,好快樂。她一逕喜歡含有時光感的景物,碰巧看到了樂加徵件的訊息,就想來高雄做展試試。

「我沒辦法隨時隨地拍照,我得有所準備,跟那個地方、那個人混熟了,有了感覺,才能拿起相機。」

2005年,她換了比較大台的單眼相機,也不是什麼專業的不得了的機子,只是把小 DC變成大相機,不太講求光圈快門 ISO值,她只想好好完整留存當下的物景與意象。

問她:「課餘,都做些什麼呢?」

本行老師的她,拿著專訪錄音的麥克風手,順勢自然。

她說,我跟同事不曾聊過攝影,或者所謂休閒樂趣。同事的話題環繞著生活細瑣,而我未婚,媽媽經也輪不到我,她苦笑。

在那麼封閉的圈子裡,她像個外星人,不擅介入地球人的生活。於是,她學會用相機跟自己對話;她想保留生活的痕跡,用相機與時光對話。

有時,晚上,她會去慢跑,是興趣、也是某種紓壓的儀式。深受村上春樹跑馬拉松鍛鍊意志的感召,希望,有機會也能參加半程馬拉松比賽。

「暑假,是我出國大旅行時間,一次總是待在幾個定點二十多天。」

她放鬆自己,拍照行走,或是藉由公車緩慢移動,觀看庶民人家的生活。足跡踏遍西歐、東歐、南歐,也到過日本、吳哥窟。

她為展場細心區分了四大塊主題:「世界的色彩」、「午後的異想」、「生活中的風景」歐洲篇、「生活中的風景」京都篇。曾經駐足的思考,延續遊歷的觀想,構築了她溫暖的攝影語言。

上週六,她又來高雄出差,順便帶了她準備展出的照片,想聽聽我的意見。她早到了一個小時,卻沒有告訴我。直到約定時間,她才手機來說,編輯,我已經散步文化中心三圈了,那,我們要約在哪午茶呢?

來不及問她,在文化中心看到了什麼?解決完她所有的疑難雜症後,領她走走幾家咖啡店麵包店,送她去中央公園看大滑板捷運站,看看傍晚天色猶溫攜家晃遊的高雄週末。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也能瞧見,在她心底那個曾經的高雄,以及,展覽後,那個尤有人情溫暖的南部。

送她這首法國歌,空寂的法國韻味裡,卻能聽到醇厚的孤獨,饒盪低迴。像璧如的照片。

Claire Gignac:Béchet: Petite Fleur《Les Chants d’Eros》

http://vlog.xuite.net/_a/MzQ1Mzg2NA==&ar=0&as=0

廣告